唯見帥帆天際留

湾家
主推雷安(过激) 双吹
非常雷左嘉左,雷者请回避

会偶尔写写文,文渣兼画渣
这号大概是搭讪用的

【雷安】作者不想开学而已

学pa/结尾沙雕/短文未1000字
随便看看
绝对不要小看相声写手的搞笑

“ 安迷修,我们交往试试。 “

笔身在雷狮修长的指尖迅速迴绕,象是在诉说什么大不了的事摆起了随性的架势,坐在对面的安迷修却因此这句话而僵在了他面前,也与他的气氛因为这句话跟尴尬而冻结,安迷修迟迟未做回应,他的脸颊有些红,一时大脑间停止了运作,让雷狮不得不去探过头好心的探问他的脑袋还好吗。

” 时日不多了,你不是也知道了吗?”这句话是雷狮讲的,安迷修回过神自然是绕过了他一开始的话题,他可以回答“好”或“不要”,但一个字过了三年又三个月他也是无法坦然说出,更何况是现在。

当看到了班级公布栏时,安迷修知道他还要苦撑自己几年,恋爱从来不是酸甜,在与他作为死对头的前提下这一个字兼具十足的艰困。

“ 你是在开玩笑还是在做无聊的挑战……?我知道,所以我…。”
安迷修的后半句就没有了尾声,他知道他无法掩盖心意的浪潮,正如潮水一般淹过他的头顶,将他打翻,溺于在他对雷狮的感情,雷狮停下了玩笔的动作,嘴角的笑又再次勾起,他从椅子上站起身,弯起腰俯身于与他距离分隔的桌面上,安迷修的下颚被一隻修长的手抬起,在安迷修还未反应过来的期间,一声低沉的嗓音从他耳侧溜走而过。

带走了他的心,未留下任何一点痕迹的剥夺走了他的机会。

“ 我并没有给你选择的机会。”


安迷修觉得现在自己的样子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看到。

虽然这止不过是为自己的行动而做出的理由,尚未阖闭的唇与他的距离明明只不过在短短的距离就能接触,雷狮的动作非故意在这时候停下,害得安迷修不得不用滚烫的脸颊正视雷狮的外表,只有在与他的空间内,心脏会发了疯的狂跳。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这个人?

安迷修双臂的环绕交缠在雷狮的颈后,轻抓紧了雷狮背后的衣物,他的气息扑鼻而来,双唇重叠。

还在桌面上被写到一半的作业,写着日期。
8/30开学。


迎接早晨的事后安迷修是拿着作业追着雷狮敲打又再被上一次的,开学啦!

【雷安】闹剧一场
题目:三日时光
@双团Battle实况转播台

一发完
原设内含些微捏造
谁给我题目三日时光的,我来吧唧他
全篇7000 糖手励志是产不出刀的ooc,内含摸鱼的小快车
车在评论链接中 希望您有愉快的食用体验;)

【雷安】換裝遊戲初體驗(?)

太好看了1555551

夜夜老师的雷安文应该要被拿去吸加品尝!!!
想到等等就是自己了好凉啊 (………

夜亞:

題目:奇跡暖暖
@双团Battle实况转播台


預警:
※人物非常ooc,是放飛自我的結果
※穿越、女裝要素有,請自行避雷
※衣服有些為虛構
※邏輯什麼的不存在的,當爽文看就好
※總之就是一篇渣文,抱歉傷害眼睛了(掩面


總算寫完了………(眼神死
要一個沒玩過這遊戲的人去寫這個……
我……我……(抹臉


文的連結留言下收,車什麼的不存在的(癱


海盜團的各位加油!!(打氣


謝謝願意提供給我遊戲資訊跟衣服參考圖的人!!!愛你們!

看一眼就是心动的感觉

狮狮真好,安安真帅 (日常雷安

【雷安】所以小红帽人呢?

小红帽pa
全文3000+小短文
角色属于七创设,ooc属于我
有车渗入
預警 R18些微血腥
可能有爱也可能无爱
我觉得我在写笑话
迟来给朋友的生贺礼
在评论曲为您打开邪门歪道↓↓↓

一辆迟到的儿童节的噗噗车
被屏的太快了错手不及...... ( 掩面

【雷安】想对你说的话

高中生现代pa
ooc剧慎入
儿童节快乐宝贝们,咳
迟到车
纯爱辣鸡剧情

连结走评论!

【雷安】520是什么日子

短的非常短的文了
梗是霍霍老师的....!
想看今天520的雷安酱也是如此的可爱!

角色属于七创设,ooc属于我
雷狮安迷修已经是社会人了
R15慎

520啊520
今天也过了平凡的一日了!

正直青年的棕发少年顶着头上的呆毛因心情的鼓动而左右晃动着,做完了一整天的职务,擦着额角留下的汗,流下了这大概就是叫做辛勤的汗水吧,松了一口气下来,用胳膊遮了遮外头太阳照耀下的刺眼光芒,然而显然没什么效果。

“今天还是这么热啊.......雷狮这家伙怎么那么慢...。”

谁叫这天正是夏季,外头毒辣辣地朝阳根本不顾你继续放毒,热的安迷修才刚从具备了冷气供应的公司走出来,又忍不住流下了一滴一滴的水珠落在了地面上。

在离下班不久前时他还特地通了一通电话给了他的恋人,在接通那一刻时,他将电话凑在了耳边,像往常一般的开口。

“ 喂?雷狮吗?” 才一开口,就被对方轻易的反驳了问候,就算隔着通话,还是抵挡不住雷狮那话中的皮气。

“不是我还会是谁?下班了?”

安迷修叹了口气,继续回应,还是老样子。

“对啊,你那边呢?”

“下了,是想要我接你了吗?夫人?”

“请收回你那称呼.....嗯,可以吗?”

“呵,有什么不可以?那么可不能让我们的小骑士等太久了,在外面等我,我一下就到。”

还来不及想反驳对方那令人羞耻的称呼时,『嘟——』声就响彻在了耳旁,虽然令人欠揍,但还是个不错的人,叹了口气便继续开始手上的工作了,可不敢说心里还是有这么点开心的。

安迷修双后抱胸等着雷狮已经过了五分钟了,夏日的季节真是太折磨人了,过程中他已经不知不觉的将衣服的领口解开到了一颗,不停挥着手想让周围的空气尽量凉快一点,要是这人再不来那可要考虑叫个计程车草草回去了,就在想法出现在脑中时,一台飞快的车子就停在了视野前。

.....还真是来的快啊?

车门一开,那人就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向安迷修勾了勾手指。

“久等了?上来吧,看你这样子我都觉得热了。”

车内的空调开的刚刚好,接过了雷狮好意递给的纸巾擦了擦身上的汗,命好象又活过来了般,繫上了安全带。雷狮看安迷修准备的差不多,拉开了档一下子踩下了油门,一手扶着方向盘,一脸轻松惬意的瞥了一眼安迷修的侧颜,问道。

“今天怎么突然想让我接你了?”

安迷修被这么一问,思考的运转了脑袋一下,确实,平常下了班也是自己随便骑了个公用的脚踏车就回到了他与雷狮合住的屋宅,不常让这个雷大爷平时上下班接自己回家的,可能心血来潮,他还想藏些惊喜给他的。

“回到家,我再给你答案?”

“噗,搞什么神秘啊。”

雷狮轻笑了一声,他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就让这个人皮一皮看看能搞出什么花样也不错,这么一想,转眼间回程的车速又加快了几分,与安迷修爱的家门就出现到了眼前不远处。

进到了家门的刹那,安迷修几乎是错手不及的被压在了门上强吻而住,是谁要先给谁惊喜的?明显的能从双方彼此的眸中察觉到彼此的心意,安迷修也不反抗,任由雷狮在他的口腔之中捣乱,舌尖彼此交缠连绵不断,交换了彼此相爱的痕迹才得放开,亲吻是对恋人们再为甜蜜不过得了。

安迷修脸还有些红没有反应过来接下来的事情,正当想推开雷狮不想在这里几乎做时,下一波攻势又堵住了唇口,不同的是这次手也伸了进来。

“雷....雷狮!你能不能听我讲一句话...!”

恋人的手早就深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到毫无防备的身躯中,衣摆被他凌乱的扯开,慌忙的按住了他的手,不是不想做,而安迷修就只是想做出来一句话罢了。

“喔?让我猜猜,是不是我爱你呢?”

这下让安迷修又欲言又止了,雷狮瞧他一脸惊讶爆样子,看来大概是猜对了,忍不住轻声笑出,让眼前的人颊又红了不少,指尖绕过了安迷修纤细的腰际,颊倒是往他的颈侧调皮地轻蹭了蹭,眷恋起了他草木的香味。

“我也爱你。”

今天也是个美好的日子呢。

隔天一大早醒来,安迷修揉着腰满脸黑线的碎念着雷狮这家伙又那么不温柔,疼得他又连床爬下都有困难了,躺在一旁的大狮子倒是气色好的不错,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安迷修跩了跩雷狮的衣角,开口。

“你不是都说520是我爱你的意思吗.....。”

雷狮睁开了左眼,向他望去。

“是啊,不过今天是521,那你要不要在521说一次我愿意?”

—Fin—

【雷安】你是我的碧蓝天空

祝安迷修生日快乐!!不会写文的渣就随便看看吧
安迷修真好,一辈子吸他吧
我就想写出他们甜甜蜜蜜!
原设
是糖吧
轻微R15
角色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头一次看到那么清澄的天空。

不是天空纯粹的湛蓝,而是更幽美的湖绿。

王室贵族中没有一块宝石能与他匹敌。

但却也让人厌烦不堪。

在那人的眼中所发掘到,那双真澈的双瞳如同本人的纯真,善良,慈悲,却又可笑。

一大早安迷修就从清晨中醒来,懒洋洋的搔了搔在睡梦中而睡乱的毛发,打了个富有十足睏意的呵欠,又是个美好的早晨啊,安迷修心想,但如果能忽视掉身躯那七上八下酸疼的疼痛感与脑袋的晕眩感的话....。

怕是昨晚做了些对身体吃不消的事。

安迷修从刺眼的阳光下揉了一眼双眼,奇怪?总有股奇怪陌生的拉力硬拽着他的身躯,使他又重新躺下在了床头,疑惑的将手放在了拉着他物体的身上,左右揉了揉在摸出是颗头。

嗯???头?

安迷修迷迷糊糊的脑袋转向了身侧,当视野渐渐清晰看清了来者时,瞬间般的睡意都惊飞了。

“喂!雷狮!你怎么会出现在在下的床上!”

雷狮在甘甜的梦境中被迫叫醒时,脸上明显的诉说了不爽的心情,一大早就被叫起谁都会不开心了吧,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安迷修身边,仅是翻了个白眼给他。

“......对待把昨晚夜宿街头喝醉的人抗回家的恩人是这种口气?”

从到刚才为止拽着安迷修的腰都是雷狮的胳膊搞得鬼,被安迷修就这么吵醒了,力道又大力了一点像是表达不高兴似的,因为起床气而跩的更紧,导致安迷修产生了腰快断了般的错觉,但先理解现在的情况才要紧,就暂时放任了这头大狮子。

说是扛回家?棕发翘乱的脑袋四周张望一下,确实不像自己的房间,直到记忆渐渐回想入脑海,才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

在夜间的夜幕低垂下,安迷修本心情不错的执行完毕了每日一日的善行,正要踏上回去的路程,肩就被突然的捉住,他警戒性的下意识就召唤出了属于他的元力武器,两把双剑悬在了偷袭者脖颈的两处。

“雷,雷狮?”

“呦,安迷修,好巧不见啊,一见到面就那么急着来一场?”

安迷修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不想想这什么时间,比起一决高下他还比较想要睡眠,但他依旧还是睡不了,遇到雷狮根本对安迷修简直灾难了。

最后还是强被雷狮拐上到一间酒吧,陪上他尬一整晚酒。

“我说雷狮,你个半夜不睡觉喝什么酒啊?”

才刚小罐了一杯完,另一杯又上来,两人有说有笑有闹。

“不就你这傻骑士的日子吗?当作庆祝不为过吧?”

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安迷修顿时反应不过来,或许是酒精的影响,头有些发昏,迫使手掌勉强撑住了额,晃着头疑惑道。

“你还记得....我的生日?”

没等到雷狮的回答,不过一会儿安迷修早就“啪”的滚瓜烂醉的趴在了酒吧的吧台上了,惹得雷狮差点没笑出声。

他酒量是真的不好,毕竟本身不怎么碰酒品或是烈性较强的,这次被雷狮可说是灌足了,头晕晕的就连身体都感觉在晃,就好象世界都在天旋地转,但是他在恍惚中被扛起时听到了一句话。

“意外吗?你的生日可还是那个母亲节,不好好笑一下怎么行呢?。”

雷狮你这个....大傻逼!!

“那个...雷狮,对不住了,是在下没搞清楚,但是你的手能不能先放.....。”

安迷修才一开口就收到了狮子一脸不情愿的瞪视,反射性的就没在说下去,虽然他根本摸不透这人脑袋在想什么,太过黏腻的抱紧反而有些使安迷修感到尴尬,乖乖的倒回床上,任他身上的一头大狮子肆意撒野在身上,明明在平日针锋相对撕杀个像什么样,私下做这种事应该会感到奇怪吧!!为什么这个人还可以无所妄为的紧抱着自己不放啊!?他感觉自己就象个等身抱枕被人巴着,雷狮的胸口凑在他身躯上时不时传来那人平稳的心跳,凝视着那人闭上双眼却依然盛气凌人的神情,俊俏的模样丝毫等着这醒来之后又是霸道狂妄的海盗头子,又深深歎了口气,怕他能不胡作非为的时候就只有现在了,指腹轻佛过了他意外柔嫩的双颊,将他杂乱的毛发细心的抚平,疲倦一笑。

他是恶党,是他心中否定的恶人,但是他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而美梦仅存一瞬间,现实又回来了。

雷狮突如其来的张开了双眼时,安迷修错愕的被野兽逮个正着一般,正好的与他双眸面对面对视,瞧着雷狮上下关顾自己的眼神,害得安迷修都无意识紧张的吞了一口水,但在雷狮眼中,安迷修殊不知他现在这样子实在毫无防备了。领带被昨晚的折腾给取下,再也没有束缚的领口此时大张打开,暴露着衣底下紧致的锁骨,那片麦色毫无任何人动用过,等着人在他肌肤上留下无法抹灭的痕迹,所以说无知才是最可悲最愚蠢的,无意识的去波动他人的心弦这样可以吗?

与在安迷修就想要化解这份尴尬开口的同时,雷狮趁先插话开口。

“不再多多感谢我一下吗?我可是把你扛回家已经不错了,话说刚刚你什么意思?”

“明明是你昨天灌在下那么多的,别趁火打劫!虽然借住在下一晚在下还是很感谢你.....。没有特别的意思,你当错觉吧!!”

见雷狮轻耸了耸间不以为意的松开了手,压抑了那突发奇想的欲望,从床上掀开了柔软的棉被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就将安迷修的下颌轻捏而住,低下头望着他还充斥着疑惑的双眸时,低声轻笑,便往他的嘴角边恶趣的印上一吻,就松开了手留下了脸上渐渐泛起红素的对方,下床走到了浴室间转过头对安迷修笑道。

“这就当个你的前礼,今天陪我一整天。”

安迷修完全摸不透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赶紧摸了摸嘴角,还残留着雷狮唇瓣间的温度,温温的还带有余温,茫然的一脸目送雷狮走去梳洗,又不自觉地抿了抿嘴,脸又兴起淡淡地红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虽然只觉得雷狮只是逗他玩的。

心跳却在雷狮靠近的眼前的那刻万马奔腾的紧张到要停不下,根本一大群草泥马在心中奔驰。

“等等什么?一整天???”

两人顺理成章的走在一起时顺利的引来的路过的人注目,怕是下一秒就要被拍下公布出凹凸新闻!大赛第五居然和大赛第四同行还....牵手。

没错,雷狮是牵着安迷修在走的,虽然安迷修不懂这样的用意,还深怕等下手心就紧张的冒出了汗,多尴尬。当初问雷狮为什么要怎样也只是问出雷大爷想要牵就牵,没什么意思。呸!在下可有意思了!在外人眼里怕就是两个gay并肩同行。

“所以雷狮......你要在下陪你一整天做什么!”

雷狮没说话仅仅是瞥了一眼安迷修,人生好难,跟你沟通更难,安迷修紧追不放,持续着就想问出什么不然他可不安心,这个恶党不会是要捉着自己去犯罪吧?就在安迷修还在思想的断层中左思右想之时,雷狮忍不住笑了出声。

“有什么好笑的喂!”

“看你这样挺好笑的,去玩。”

我呸雷狮你就是找我打架的是不是,是不是?

况且要玩也要选个时机吧,哪里给他玩,就算现在是休战期也.......在下还想要去保护小姐姐而不是想看等下爆出来的凹凸新闻打字写着在下跟雷狮有一腿。

“你说.....去哪里玩?想玩找你的手下们一起去不就好了?”

“我看大厅最近那有新增新的游乐区,而且今天他们有其他事要做,去逛逛也不少一块肉吧?”

确实不会少块肉,听到这番答覆安迷修总算搞清楚目的地,但是跟雷狮一起去游玩的体验实在太特殊,安迷修甚至怀疑他遇到了假的雷狮。

“是不会,雷狮,怎么突然想带在下去玩....?”

“废话那么多干嘛?带你玩还不乐意?”

安迷修吞了口气没说话了,低下头看着雷狮牵住的手心,总有股莫名的温暖延伸在手掌中,他多久没碰到能一度牵起他双手的人了?雷狮虽然年纪比他小一岁,手掌却比他还要来得大一些又修长,抓紧着安迷修的手可说是刚刚好的抓紧住了,指尖悄悄的动了动,偷偷的回牵紧了雷狮的手,一下子就引来雷狮的侧目,那一下子安迷修赶紧转过头低低的什么的也不说,只说了声。

“......谢谢。“

“卧槽!雷狮你有病啊!?”

当安迷修讲出这话时,灵魂早就不知道被咖啡杯的加速旋转转到不知道在哪个国度,转起来仿佛还有旋风围绕在周围,双手只能紧捉着雷狮的外套衣摆才能稍微减缓自己下一秒会从咖啡杯里转出来,罪魁祸首一脸得意洋洋的没停下手转盘的动作,狂妄的笑声宣扬在四处,导致其他参赛者通通都将目光聚集在大赛第四第五身上,但安迷修根本顾不得外在形象,现在他只想希望这场旋转式杯子能停下的话什么都好!!

雷狮低头瞥了一眼已经紧窝在胸怀中的人双手还环抱住了他的腰的人,看来本人还毫无知觉,挑着眉勾了勾嘴角,空出了一隻手就将人的衣领跩上来。

“哈哈,怎么?这就不行了?”

“去你的雷狮........”

早就要料到跟一个无恶不作的人相处是有多么折腾,晕眩感还没停止的紧紧捉住了雷狮,在安迷修眼中仿佛世界都在旋转般,更别说咖啡杯还在转,相信不再一会儿不是晕眩感就是呕吐感了,在迷离人间时安迷修觉得唇瓣好象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像羽毛轻盖在他的唇间,但很快就没有了,令他只觉得是错觉。

直到咖啡杯停下,出来还是被雷狮抗下来的,找到了个板凳时安迷修都要谢天谢地的一股脑地倒在了椅背,捂住了嘴和肚子,承受着晕眩带来的呕吐,庆幸下来时灵魂还回到了身体里,一脸新体验感感觉真是糟透了的样子望着雷狮。

雷狮耸了耸肩,无辜开口。

“谁知道你那么会晕,还想玩你的小马吗?”

一提到了小马,安迷修原本暗淡无光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那是当然要的!喔唔.....”

太过亢奋使呕吐感又一下子涌上,赶紧捂住了嘴,但碧绿色的眼瞳依旧闪耀着光芒盯着雷狮,雷狮轻哼了一声,看着这副傻样无奈的答应了他。

待安迷修的休息够了后,两人走去了众多小马在对撞的区域,你以为是旋转木马吗?错了,是碰碰车。雷狮觉得安迷修的品味真是无聊到超越了旋转木马那种设施的程度。

真是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安迷修再坐上小马造型的车子时,双眼还兴致勃勃的打量着这项操作,而分发在各处的参赛者只觉得身旁掠过一阵冷风,跟他们一起玩这场游戏的可是堂堂大赛第四第五,能不能活着保命出去都是个问题了。

虽然可以双人一起坐,但驾驶只有一人,而安迷修跟雷狮都想当一次驾驶玩玩看,于是成了两人共当驾驶各开各的现场,游戏一开响,便是大乱斗的开始,但其余的参赛者顶多都沦落到被撞的七零八乱的下场,就因为场内有个大赛第四第五。

到地上都在打了到了车上都在打已经视为习以为常。尽管双方都是初次使用操作,但看看那转方向的流畅度,看看那踩油门的绝佳力道,不愧是名副其实的老司机。

这次不趁现在把雷狮撞个几下安迷修也不是滋味,两人都是互相保持着这想法,撞得“碰碰磅磅”可是刺激了,可能下一秒都要因此撞出爱的火花般,彼此你不让我也不退缩的情况下就愉快了骑着下马对撞的可欢。

雷狮眼看游乐时间就要到,是时候不摊开个底牌可不行了,手掌控盘一个180度转弯,趁安迷修本人还没彻底反应过来给他的小马屁股给了最后一撞,撞得可说是标准。

“哈哈!安迷修,看来你也不过个本事嘛。”

“小看在下可是会吃苦的,呸!”

真是不搞事就不是雷狮,要搞事是吧?好啊在下奉陪!安迷修在承受到了背后的剧烈撞击,双手抓紧了方向盘,身前整个往前倾去一下子,一脸真是你雷大爷的踩了油门往前绕弯擦撞去了雷狮的马车位,这下雷狮又承受了一阵骚动,正想反驳回去时游戏结束的响铃响起,为这场乱斗下了个休止符,就结果算是双方都平手了。

下了座位安迷修说不上开心或是生气,体验到了小马也玩的愉快,真是开心的一天了,殊不知安迷修都不知道此时此刻脸上还浮现着傻笑在方才的气氛中。

“我说,你只是这样就开心成这样,小朋友?”

尽管雷狮讲话还是一如既往度难听了一点参杂了讽刺意味浓厚恶趣味,安迷修发现雷狮这人有时候还是挺好的!

“那个....不是因为这样,在下很少.....陪人这么玩过,所以。”

——所以我很开心。

安迷修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颊,收敛了脸上的傻笑,腼腆的低下头,指尖卷动着从鬚角垂落而下的褐髮。雷狮沉默的望着安迷修一眼,别过头不予置评的牵过了他的手。

“雷狮?”

“ 继续玩去了,别忘了你可是在补偿我。”

雷狮的嘴角轻勾,示意安迷修跟上。

陪了雷狮玩了许许多多的设施,几乎将整个游戏圈逛遍了后,才发觉在天色早就成了入夜的景色,今天是不一样的一天,谁知道这个补偿在对安迷修来说过程中没有多少的损失,也不知道这雷狮在打什么算盘。

“所以雷狮,接下来还要做什么啊?”

安迷修紧抱着他刚刚跟雷狮夹起的小马玩偶,晃了晃他与雷狮牵繫的手掌,望着天边已经换上夜幕的景色,点点星光挂缀在沉寂的黑幕,煞是好看。

“看见了那高山了吗?去那。”

那是一块平埔的高原,四周只有些花花草草与花丛,是个静下心欣赏远方的好地方,就是高度高了点吧。虽然安迷修还是没理解雷狮带他到这里目的,把那小马收好后,跟着雷狮不费吹灰之力的抵达到了高山的最高点。

“所以雷狮,来这里是......?”

不让安迷修说完话,雷狮一个响指作响,将原本沉默寂静的环境添上了一声巨响。迅而不及的烟火绽放在安迷修的背后。

“大哥,一切都准备好了。”躲在树灌丛下的卡米尔与帕洛斯和佩利悄悄纷纷给了雷狮明显的手势。

“行了,放吧。”

砰的一声,一束接着一束的闪耀落入安迷修的眼中,那是烟花,也是他此刻看过最美的烟火。

—安迷修,生日快乐。

烟火砰砰砰的炸出了生日快乐的字样,绚丽而夺目,七彩而灿烂,与他眸色相同的碧绿色的光彩在星辰中闪耀,不过惊喜还没结束,待烟火渐渐消失落下之时,漫天飞舞洒下的玫瑰花瓣更是令安迷修错愕,他转过了头,看向了与他并肩欣赏着这天绚丽的景致的雷狮,不处于所料,雷狮笑着势在必得。

“为,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口中含有些一丝细绵的哭腔,不是因为伤心,而是要因为开心而感动的使泪腺逼迫出了泪珠,

他不认为与他作对多日的恶党会这样为他奉上他这辈子大概最盛大的礼物,玫瑰花瓣随夜风而飘扬,飘逸在安迷修周围下,此时的他看起来挺幸福的,幸福的要哭出来了。

“因为听说在人生日这天对人表白特别有用。”

“欸?”

雷狮望着那波光粼粼的湖绿,果然,他是最好看的,也是他最喜欢的。

不是天空纯粹的湛蓝,而是更幽美的湖绿。

花了这部分的心思可不少,不过倒是没想到安迷修就这么干脆的哭在他的眼前,一切都算值得了吧,他伸过手将最后飘在半空中的玫瑰花伸手一抓,送上至了安迷修的手心中,在那刻安迷修的中指就多出了一个戒指,并且套到底。

“雷狮你.......”

“如何?我说帮你庆祝个生日有必要哭成这样吗?”

“你这个,大坏蛋.....这可减轻不了你平时的恶行。”

安迷修噗哧一声的笑得开心,脸上全是因为雷狮这番举动而所带来的通红与泪水,他将被戴上戒指的手抱紧住了他。

安迷修最后还是心想要不还是办理个结婚登记吧。

这份生日礼物,就当成结婚纪念日好了,在星光照耀下,玫瑰花的飘舞中,他们相吻,也相爱。

—Fin—

太幸福了呜呜呜呜呜呜!!

开屏全是满满的安迷修,死而无憾,死而无憾.......
赶快赶文去

第一次开车
第一次写文
很不好意思的贴上标签
很渣
雷安日迟到太久,其实我只是搬运一下到lof
怕被屏
链接送评论去

【雷安】教你什么叫歌词放飞
学pa设定
双箭头大概
选用的曲是苏州恋慕
只是想让安安跟狮狮唱这首罢了
Ooc就是我
后续一辆傻逼车 R18慎入